齐齐哈尔历史文化解读——清代齐齐哈尔驻防八旗文化概览之三
上载日期:2020-07-22来源:社科联

                              将军之制


                  


  有的学者认为,作为军事重镇,齐齐哈尔乃至黑龙江历史文化中存在“将军文化”,并且这种文化现象一直延续到今天,清代黑龙江将军文化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不提倡泛文化主义,然而,如果从清代以来齐齐哈尔城市文化特征看,其军事重镇的地位不言而喻。从这个角度来说,可以把“军事文化”作为一个命题来研究。


                  


  百任将军
  无论是明月岛上的仿黑龙江将军府标牌,还是中华路与卜奎大街交叉路口西北角铜刻黑龙江将军大印标志物,以及齐齐哈尔市博物馆的陈列,对于清代黑龙江七十六任将军的认定,均采用了谭彦翘先生的研究成果。这个数据,记录在他的《问学琐笔》以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他主笔的《齐齐哈尔市志稿?人物志》之中。但翻阅史志资料发现,对于历任黑龙江将军的统计,从清代满族学者西清开始至今,出现了若干个版本。
  《黑龙江人物传略(一)》一书编制有七十七任将军表;《清代黑龙江八十八任将军(巡抚)任职始末及大事编年》一书编制有八十八任将军(巡抚)表;《齐齐哈尔市志稿?军事志》一书编制有七十四任将军表;《黑龙江将军》一书编制有百任以上的将军表。怎么会产生这么大的差别?我以为,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在将军任期与任职人数计算方式方面存在偏差;二是对署理将军、护理将军存在不同的界定。
  嘉庆年间,满族学者西清曾经统计,从首任将军萨布素到时任将军斌静,共三十九任。民国时期,魏毓兰统计出六十七任,六十二人。对比发现,因两位学者统计标准不同,记录结果也就出现了差别。将两人统计互加,剔除明显的错误,黑龙江将军共七十六任,六十四人(包括未到任者六人)。
  我在撰著《清代黑龙江驻防研究》一书过程中,对实授、署理、护理黑龙江将军进行过研究,梳理和统计出八十九任黑龙江将军,总计七十三人,并排列出《清代黑龙江将军表》。其中,八旗满族五十八位,其中宗室十八位;八旗蒙古族八位;八旗汉军六位;汉人一位。齐齐哈尔本土出身的黑龙江将军有塔尔岱、卓尔海、舒伦保、达桂,共计四位。即便如此,我以为,在对外宣传方面,应尊重古人和以往学者的研究,统一宣传口径,以七十六任,六十四人为准,以免产生不必要的分歧。
  查阅档案资料不难发现,任职黑龙江将军者,有实授的,有署理、护理的。实授者,属于朝廷正式任命。署理有多种情况,其中一种相当于试用期,还有一种则属于委任职衔代为办理事务,多发生在将军执行特殊任务期间。护理黑龙江将军,被称为护理黑龙江将军印务,由清廷指定的副都统代理将军职务,大多出现于前后任将军交接之际,因此,任职时间非常短暂。
  关于黑龙江将军的任期,清廷在则例方面似乎没有正式的规定。但据《黑龙江外记》记载:“将军、副都统三年轮觐,谓之年班。例皆十二月抵都,明春还旗镇。呼兰城守尉亦然。”遇到年班及将军迁调,“缺亦不署”。朝觐、年班期间,往往是清廷调整驻防各将军的时候。据《清史列传》记载,嘉庆年间,黑龙江将军富俊发现因“省内外臣工三年更调”一次,不仅迎来送往奢侈浪费,官员举家搬迁成本也过高。因此,嘉庆十八年(1813年)十二月,富俊呈奏清廷,量能器使,甄别考核,“其称职之员方资整顿,何必亟于更调,其不胜任者又安能曲为姑容待期限满呼?”建议不拘泥于三年调整期限,从中也可知将军任期基本为三年一届。


                  


  将军人选
  清廷对于担任黑龙江将军的人选,有什么条件限制吗?答案是:有!
  基本的条件,必须是旗人。一般情况是由兵部提名,皇帝圈定。文献显示,有关黑龙江将军任免、升降、奖惩、去职、休致等方面的体例极为完备。黑龙江将军之中,除程德全为汉人外,其余均为旗人。旗人,即被清廷编入八旗户籍之人,包括了满族、蒙古族、汉族、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锡伯、鄂伦春族等民族。与旗人相对的,是民人,即没有被编入八旗旗籍,列入民户之人,以汉族为主,以及西北、西南、东南各少数民族。旗人按照牛录组织编设,设佐领、骁骑校、领催管辖,出则为兵,入则为民,不论民族,内部被视为一体,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是清廷施行政治、军事统治的基础。
  因清廷以满、蒙、汉八旗为军事驻防主体,在出任黑龙江将军人选方面,呈现出八旗满、蒙、汉军旗人均有任职的状况。但仔细分析清代黑龙江历任将军任职状况,可以发现一个规律,不同阶段对任职者的出身有不同的限定和要求。比如,康、雍、乾时期,黑龙江将军中的满族人较多,且宗室频出;嘉、道、咸时期,蒙古族出身的相对较多;至同、光、宣时期,八旗汉军出身的人相对较多。终清一朝,黑龙江将军中,无一鄂温克、达斡尔人。
  黑龙江将军的旗籍,以上三旗(镶黄旗、正黄旗、正白旗)为多,占有二分之一的比例;其余大多出身镶红、正蓝、镶蓝旗。黑龙江将军中的八旗蒙古族,大多出身正蓝旗;而八旗汉军,多出身正白、镶红两旗。镶白、正红两旗出身的较少。出身镶白旗的只有增祺,出身正红旗的只有将军禄成。  前后出任三任或三任以上者有三位,即萨布素、绰勒多、那苏图。萨布素一直是实授将军。绰勒多两次实授,一次署理。那苏图两次署理,一次实授。出任两任者有十二位,即傅尔丹、卓尔海、塔尔岱、傅玉、那奇泰、松宁、特依顺保、特普钦、德英、依克唐阿、文绪、恭镗。其中两次均为实授者,如傅玉、那奇泰等;有先为署理,后被实授者,如依克唐阿、文绪等。
  最后一任黑龙江将军是程德全,他既不是旗人,也不是少数民族,由此打破了清廷任用驻防将军的惯例,也突破了基本条件。之所以如此,一是清末八旗制度没落。二是程德全在光绪末叶到黑龙江任职,无论在“庚子之难”期间处理对俄关系方面还是在变乱之际处理黑龙江军务、政务方面均有建树,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清廷改革行政体制,裁撤盛京、吉林、黑龙江将军设东三省总督,各省实行巡抚体制。至宣统三年(1911年),黑龙江巡抚计有四任四人(段芝贵、程德全、周树模、宋小濂),均为汉族人。
  清代的黑龙江将军,升迁者寥寥,终于任内者六人,殉国者二人,因事革职者八人,因病休致、免职者九人,奉命前往军营带兵者五人,其余均为平级调动,或者改任他处驻防。


                  

 
  将军之道
  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九月设立黑龙江将军,到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三月裁撤,历经二百二十五年。在两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伴随大清王朝的兴衰,黑龙江将军经历了不同的历史阶段。我归纳了一下,大致是这样的: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至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为创建时期;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至雍正十二年(1734 年)为完善时期;雍正十三年(1735年)至咸丰八年(1858年)为稳定时期;咸丰九年(1859年)至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为危难时期;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至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为没落时期。
  受形势、环境的影响,不同时期的黑龙江将军呈现出不同的特点。黑龙江将军创建时期,筑城、征兵、驻防、屯垦、开辟交通驿路是其主要任务。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黑龙江将军迁驻齐齐哈尔城后,在把投入力量参与平定边疆叛乱战争的同时,开辟了布特哈、呼伦贝尔城、呼兰驻防建设,完善了巡边制度。
  从雍正十三年(1735 年)起,黑龙江将将军辖区进入全面稳定发展期。由于满汉文化相互影响,黑龙江将军之中出现了许多文武兼济者。这一阶段,由于前期流人的大量进入,流人管理成为黑龙江将军面临的重要问题。
  咸丰九年(1859年)八月,因黑龙江将军奕山与沙俄签订丧权辱国的《瑷珲条约》,黑龙江将军辖区进入历史危难时期。奕山被革职后,汉军旗出身的特普钦被任命为黑龙江将军,由此,黑龙江将军之中,出现了汉军旗人。到清末,汉军旗出身的黑龙江将军有文绪、寿山、延茂、绰哈布、达桂。这一历史时期,黑龙江将军背负着沉重的历史使命。前有清廷无休止的征用,外有沙俄处心积虑的侵蚀,内有马贼土匪的骚扰,可谓内忧外患,捉襟见肘。由于朝廷屡屡欠饷,黑龙江兵力枯竭,驻防八旗千疮百孔。由此,师夷长技的“练军”兴起,出现了“齐字营”。
  为经营边疆以对抗俄人蚕食,从咸丰时代开始,在黑龙江将军特普钦等奏请下,移民招垦成为清后期多位黑龙江将军的共识。但因朝廷及地方官员政见不同,政策几起几落,直到达桂任职期间,清廷才决定全面放开。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义和团兴起,加之“庚子之乱”,黑龙江饱经涂炭,政治一落千丈,经济千疮百孔,军事糜烂不堪,百姓灰心丧气,驻防将军体制进入没落期,收拾残局是这一时期黑龙江将军的主要任务。
  达桂任职期间,黑龙江经济因广信公司的设立得以稳定。程德全署理黑龙江将军时期,黑龙江八旗驻防体制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各城副都统先后被裁撤,设置民官管理民政,水师营、驿站、官屯被取消,新式教育蓬勃发展。最终,清廷改革东三省官制,军府制被民政体制所替代。
  黑龙江将军的历史性变化和特点,反映了大清国运走向。军府制在清前期是处于超稳定状态的,但在殖民者的坚船利炮打击和闯关东移民大潮的冲击下,逐渐失去应有的作用,成为阻碍时代发展的绊脚石,最终为新的体制所替代。
  将军一年
  作为地方军事行政长官,黑龙江将军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清闲。
  “猫冬”季节,作为黑龙江将军,如果不值年班,冬季要齐集各城官兵“行围”。既进行军事训练,同时为朝廷准备贡品,兼备年货。
  按习俗,每年腊月十九至二十二日,黑龙江将军会择期将印信封存,称“锁印”。这期间,官员欢聚畅饮,以酬一年之劳,这是将军最清闲的时候。至正月二十二日的前四天的某一天,将印信打开,重新启用,又开始了新一年的履职。
  二月望日,齐齐哈尔城驻防八旗练兵。期间,黑龙江将军派人到盛京户部支领官兵上半年俸银。
  三月朔日,将军衙门发放银饷的一半。黑龙江将军每年的俸银为一百八十两。早年,养廉银是两千两。成都将军设立后,朝廷从东三省将军的养廉银中各拿出五百两,匀给了成都将军。
  四月,春融雪消。镇江阁前垒起高约七八尺的土石堆,环上栅栏,成为一个大敖包。黑龙江将军、齐齐哈尔副都统带领官兵对敖包行礼,以祭江河。
  五月,齐齐哈尔、黑龙江、墨尔根三城各派遣协领,分别率百人巡边(呼仑贝尔城、布特哈城也参与巡边)。察边一次,往返需要三个月以上。
  也是每年五月,黑龙江将军、齐齐哈尔副都统与布特哈总管率领的官兵会师于音沁屯,共襄“楚勒罕”盟会。辖区内四蒙古旗,其他各城官员,辖区内外商贾、百姓集会于此。按惯例,齐齐哈尔城驻防八旗要与布特哈官兵先进行比武。比武之后,将军、副都统、总管集于帐内,评定貂皮等次。例行程序结束后,允许貂皮交易。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黑龙江将军舒亮改评定貂皮等次在将军衙门举行,楚勒罕贸易则改在齐齐哈尔城北关举行,布特哈官兵和百姓在城北安设帐篷,被称为“北关集”。
  从六月份开始到十一月,陆续向朝廷进贡貂皮、白面、鹰、鹞、鱼、雉、野猪、箭笴、桃皮木、火茸等特产。光绪十四年(1888年)十一月,黑龙江将军衙门向朝廷进奉的年贡是:野猪两口、野鸡二百只、细鳞鱼三十尾、鳟鱼三十尾、麦面四十袋、火茸两匣、箭杆四百根、桃皮三千根。
  除了这些每月例行的事务外,黑龙江将军还有不少必须进行的礼仪。比如,每年的春秋,黑龙江将军要主持官衙祭祀。春祭先农,“有耕籍礼,旱有祷雨礼,雨有谢降礼,日、月食有救护礼,皆如内地。”春、秋祭关帝、文昌、昭忠祠。每到祭日,除昭忠祠派官员去祭奠,其余则由将军、副都统亲自行礼。咸丰年间,孔庙建成,始有祭孔之礼。冬至、万寿节(皇帝生日)、春节(元旦)为三大节,受到官方、民间的重视。冬至这一天,地方大员也要按时按要求举行典礼。《黑龙江外记》记载:“万寿寺在南门外,中供皇帝龙牌。恭遇三大节,将军率属于此行礼。”万寿寺后有楼,贮藏雍正时颁到的《大藏经》。万寿寺前有舍三间,是黑龙江将军迎来送往的场所。
  纵观那个时代,天灾人祸不断,黑龙江将军很少有清闲的时候,边疆建设就在这样的条件下逐渐发展起来的。


                  


                  


                  


  (作者:张守生)


(责任编辑:孟令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