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历史文化解读——清代齐齐哈尔驻防八旗文化概览之一
上载日期:2020-07-22来源:社科联

                              将军之城


                  


  清代东北的城市建设有一个基本模式:筑城、驻兵、设驿、屯垦,四项联动,缺一不可。其中,筑城为重中之重。故此,绝大多数城市被称为驻防城(清末改制后设立的城市除外)。由多个驻防城构成的防务格局,为清代东北驻防体系。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黑龙江将军设立到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萨布素移驻齐齐哈尔城,黑龙江将军治所历经三次变迁,距离中俄边界越来越远。此中变化引人深思,也引发过后人多次争论。


                  


  黑龙江城
  清廷筑城永戍于黑龙江的决策形成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四月。康熙皇帝的具体计划是,在黑龙江(旧瑷珲)与呼玛尔之间的额苏里地方建立木城,然后派吉林乌拉、宁古塔兵五六百人,达斡尔兵四五百人于第二年秋同家口一起前去驻守。此际,还没有设立黑龙江将军。然而,刚入七月,额苏里漫天霜雪,谷物未成,颗粒无收。为此,康熙皇帝调整布局,其中一项是建黑龙江城,设将军、副都统、协领、佐领镇守,驻兵永戍。命盛京副都统穆泰率盛京兵六百人,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三月抵达新瑷珲,自备器具,筑建木城。
  在紧锣密鼓部署战策的同时,清廷在谋划人事安排。康熙二十二年十月二十五日(1683年12月12日),兵部提出“镇守爱浑等处将军”的建议名单是副都统席忒库,但不中康熙皇帝之意。《康熙起居注》记述了当时的情景:“上顾大学士曰:‘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为人甚优,以补此缺如何?’明珠奏曰:‘萨布素甚优,与将军职任相宜。’上命补授将军。”兵部又开列“爱浑等处左翼副都统”名单,有侍郎额星格等人在册,康熙皇帝却说:“侍郎温代,为人优长,不论何职,皆堪任用,其家亦富厚,且能御众,着调补副都统。”对于“爱浑等处右翼副都统”名单,康熙排除了兵部提请的侍郎塞黑等人,给事中雅齐纳因“为人壮健,家业殷富”被授为副都统。旋即,朝廷将“镇守爱浑等处将军”更名为“镇守黑龙江等处地方将军”,这一名称一直使用到清末东三省改制。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正月,朝廷决定正式启用黑龙江将军印信,行使管辖地方之权。
  哪座城池是黑龙江将军最早的驻防之城?学界对此多有争议。一说旧瑷珲城,一说额苏里,一说新瑷珲城。根据《清圣祖实录》的记载,把旧瑷珲、额苏里确定为驻兵之地时,黑龙江将军还没有设立。《瑷珲县志?武事志历史》卷八所称“康熙二十四年,因居江左,来往公文一切诸多不便,始移将军衙门于江右新瑷珲地方”的凭据并不充分。旧瑷珲城、额苏里未设黑龙江将军衙门,并不代表此处没有城池和驻军。与呼玛尔一样,两处均是屯兵、放哨、瞭望之重地,在雅克萨战争中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旧瑷珲,也称黑龙江旧城,是扼守黑龙江中上游的咽喉要地,清初有艾呼、艾浒、艾浑、瑷珲之称。《大清一统志》卷四十八曾记载,在黑龙江西普奇屯附近有古城“周九百四十步,门四,不知何时所筑,本朝康熙二十二年初复修此城”,此即旧瑷珲城。新瑷珲,原为明后期达斡尔部落酋长托尔加、奥穆捷、图龙恰兄弟三人所建城堡,称托尔加城。顺治八年(1651年)七月,遭流窜的哈巴罗夫率俄兵偷袭,托尔加被俘。俄军撤离时纵火烧毁了城寨,成为废墟。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春,副都统穆泰率领六百兵丁抵达黑龙江,在托尔加古城废墟上筑建起黑龙江新城。据《钦定八旗通志》记载:“康熙二十三年建外城,周围三面,长九百六十丈,高一丈七尺。城门五,堆房八所。建内城,周围五百九十丈五尺,高一丈六尺,内外立木,中间填土,四面四楼门。”《盛京通志》、《黑龙江外记》对此也均有记载。俄人瓦西里耶夫在《外贝加尔的哥萨克史纲》中描绘黑龙江城“城墙是用麻刀和泥筑成的,高一俄丈,内外都树有城堡围栅。在围栅之间,墙厚二俄丈,城墙周长二百俄丈。土墙外挖有一俄丈深的壕沟,沿壕沟有鹿砦。在这个城门边,各有两门有轮座的大炮。城里住着数量很多的驻防部队(二千人,三十门大炮)。在河岸滑坡上,放着船只……随同军队来的有移居农民(五百人)。”
  《盛京通志》形容黑龙江城:“左枕龙江,右环兴岭,诚哉,东国屏藩!允矣,北门锁钥!”


                  


  墨尔根城
  第一次雅克萨战役结束后,参加作战的清兵撤回吉林乌拉等地休整;盛京工程兵、达斡尔屯垦兵暂时驻守黑龙江城。康熙认为,雅克萨城虽已克取,但对俄防御不可松懈,谕令大学士勒德洪、学士麻尔图、图纳会同将军郎坦、侍卫关保与议政王大臣等一起研究,提出筑建一座新城的方案。
  按照康熙皇帝指示,大臣伊桑阿勘察了黑龙江城以南地理形势,提出在空郭尔进(今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旗红花尔基)筑城,但未被康熙皇帝认可,于是再派大臣选址。墨尔根屯因位于嫩江上游,且在黑龙江城与吉林乌拉之间的大站道上而被纳入视线。几经论证,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九月甲申日,康熙谕旨,命黑龙江副都统温代、纳秦一体驻防黑龙江城,由盛京副都统博定带兵筑建墨尔根城。筑城兵丁之外,根据情况增加人手,同时屯垦种地。由此,嫩江流域出现了第一座城池。
  第二次雅克萨战役并没有影响墨尔根城的筑建。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春,盛京副都统博定带领的筑城兵丁抵达指定地点,兴建墨尔根城。七月,冬季将至,墨尔根城初具规模。康熙谕令博定选二百名官兵留驻墨尔根听候调用,其余遣回盛京休整。八月,雅克萨战役因俄军死守而陷入围城之战。博定奏请率筑城官兵赴雅克萨前线协助防御。康熙特令博定参赞军,带领留守士兵,携带两个月食粮,火速赶赴萨布素军前。
  康熙二十五年九月,清廷同意与沙俄谈判解决领土问题,命令萨布素撤雅克萨之围。直到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七月,黑龙江前线官兵才撤至黑龙江、墨尔根城。
  史志资料记载了墨尔根城的格局、规模和形制。
  据乾隆年间印行的《钦定八旗通志》记载:“墨尔根驻防,康熙二十五年建外城。周围四面长一千五百四十一丈,高一丈六尺。城门五,堆房十六间。内城照黑龙江式,周围五百九十丈五尺,高一丈六尺。内外立木,中间填土。四面四楼门,四角四楼,堆房八间。二十九年,将军自黑龙江城移驻墨尔根。”嘉庆年间,满族学者西清在《黑龙江外记》中记述:“墨尔根内城四隅,亦有楼橹,与齐齐哈尔同。外郭土为之,方十里。五门而二居北。”
  墨尔根城,在嫩江东岸﹐墨尔根河之南岸﹐城以河名。清以前有木里吉、穆尔基和墨尔基的记载,今黑河市嫩江县。墨尔根,为蒙语“善射”之意。《盛京通志》称誉墨尔根城形胜:“北负群山,南临沃野,江河襟带,上下要枢。”
  第二次雅克萨战役结束后,黑龙江官兵并没有立即驻防墨尔根城。直到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后,清廷才决定在黑龙江、墨尔根两处设兵、筑城、浚隍(疏通护城河)、造庐舍、开屯田。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萨布素以墨尔根居于黑龙江城、齐齐哈尔屯索伦总管衙门之间,“首尾易制”,呈请将黑龙江将军衙门迁往墨尔根城,得到朝廷批准。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三月,黑龙江右翼副都统也移驻墨尔根城内。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五月十四日,黑龙江副都统喀特扈(也称喀特护)受命为清《一统志》收集资料并上报清廷。在他呈送兵部的文件里这样写道:“墨尔根城向为索伦达斡尔等居住之村屯。康熙二十五年初建城后,命名为墨尔根城,在城内建有将军衙门。现将军自身及副都统一员领官兵驻此。将军所管地方,东西向五千七百里,南北向四千里。自墨尔根城至东边之海五千里。此间皆有山野密林,缘边傍海。西边至喀尔喀河一千八百里,与蒙古车臣汗接界。南向至松花江一千里,与宁古塔将军该管地方接界。北边至兴安岭山脊三千里,与俄罗斯国接界。”文字清清楚楚说明了墨尔根城建筑完成时间及黑龙江将军辖区四至。然而,墨尔根城“首尾易制”优势背后也有劣势。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因墨尔根地瘠不可容众,清廷将黑龙江将军衙门迁至齐齐哈尔城。


                  


  披甲驻防
  史志文献清楚的记载,无论是在雅克萨战争筹备期间,还是在两次战争进行过程中,以及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之际,在清廷领导下,索伦总管衙门不仅承担起担当向导、先遣部队,奉命侦查、驻防屯垦、开辟驿路、承运物资、参加战斗、外交防卫的重任,还担当起支持黑龙江城、墨尔根城驻防的重任。齐齐哈尔屯不仅成为钦差大臣行营基地,粮草储备基地,水师、火器训练基地,马匹饲养基地,还成为清军军事集结的基地。达斡尔、鄂温克、蒙古人以不同方式参与到打击侵略者的斗争中来,为赢得雅克萨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这一时期,索伦总管人事更迭,变化较大。先是孟额德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二月病逝。不久,博吉勒岱、扎木苏因年老先后休致。康熙认为:“索伦打虎儿总辖之任甚为要重,必得贤能之人始能管理。”命理藩院派人驿递飞驰齐齐哈尔屯,由钦差大臣玛拉推荐人选。两次赴雅克萨城侦察俄军情报的达斡尔人倍勒尔,博吉勒岱之子、达斡尔人洪吉补授索伦总管。原奉天将军安珠护成为第一位索伦总管,自此,索伦总管中开始参入满族成分并成为惯例,一直延续到清末改革总管体制。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索伦总管洪吉病逝,继任者是孟额德的侄子、达斡尔人玛布岱。康熙三十年(1691年),倍勒尔病逝,卜奎患半身不遂,满族人喀特护,达斡尔人塔勒呼兰(倍勒尔的叔伯弟兄)顶补总管额缺。
  索伦总管之中参入满族总管,是清廷加强对黑龙江打牲部落管理、管控的需要,也是协调与黑龙江将军衙门之间关系的需要。索伦总管未隶属黑龙江将军之前,两衙门之间协调事务不够顺畅,需要理藩院官员在其中进行协调。在达斡尔、鄂温克兵丁训练方面,也需要满族官员参与。这种作用,在达斡尔、鄂温克牲丁解除贡貂义务,披甲驻防方面发挥的更为明显。
  动员达斡尔人赴黑龙江城屯垦驻防,始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年初。经过动员、遴选,五百达斡尔子弟很快征调完毕并编佐设旗,五月,各自携带耕种所需牛只,抵达瑷珲。这是第一批北迁黑龙江城永久驻防的达斡尔人。
  第二批始于康熙二十六年。当时,曾有部分达斡尔、鄂温克穷丁请求到京城披甲当差。清廷因势利导,决定从索伦总管辖区贫穷牲丁中征召披甲,发往黑龙江城驻防。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十一月,十七批次四百六十名穷丁披甲驻防黑龙江城。其中,鄂温克人占较大比重。
  第三批始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五月。理藩院再次启动征召生计艰难的达斡尔、鄂温克牲丁披甲驻防计划。经过索伦总管衙门三个月的运作,二百零七名鄂温克牲丁,十八名达斡尔牲丁披甲,由一名佐领带领前往墨尔根城驻防。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清廷对墨尔根城、黑龙江城驻防事务进行重大调整。两千五百余名满、达斡尔、鄂温克、汉军八旗官兵一分为二,一部分随黑龙江将军移驻墨尔根城,另一部分随黑龙江左、右翼副都统驻防黑龙江城。迁移家口的工作,也在这一年完成。
  黑龙江满族官兵以及汉军旗官兵,无一不是康熙二十二年从宁古塔、吉林乌拉驻防八旗中挑选出来,跟随副都统萨布素、瓦礼祜征剿沙俄的子弟兵。其他的官兵,全为土著。清代黑龙江驻防建设,处处都有达斡尔、鄂温克人的身影,在组织、动员方面,索伦总管衙门功不可没。从一定意义上讲,索伦总管一度是黑龙江城、墨尔根城、齐齐哈尔城驻防事务的管理者。孟额德、卜奎、塔勒呼兰、玛布岱、喀特护、喀拜等均有历史性贡献。 (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张守生)

(责任编辑:孟令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