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历史文化解读——平定罗刹
上载日期:2020-05-19来源:社科联

                         清前期齐齐哈尔历史文化钩沉之七


                  


  发生于康熙朝的两次雅克萨战争,充满了戏剧性,完全可以勾画一部波澜壮阔的历史题材小说或拍摄一部情节跌宕曲折、人物有血有肉的电视连续剧。本篇所陈列的,只不过是历史长路上的几块碎片。透过碎片光影的折射,或许可以管窥一段烽火岁月。


                  


  临战易帅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冬十二月,郎坦、朋春、萨布素等奉康熙之命赴黑龙江侦察敌情归来前夕,宁古塔将军巴海呈奏,停泊于松花江船营的战舰已有损坏,需要发给物料进行修理。康熙认为,宁古塔与罗刹窃据的雅克萨城距离很近,而战船事关战局,确实非常紧要。因此,不仅批准了巴海的奏请,还命户部尚书伊桑阿带领造船良匠亲赴松花江修理战船,同时将平定三藩之乱期间投诚并恩准加入旗籍的福建人林兴珠编入宁古塔驻防八旗教练水兵、演习水战。此后,清廷陆续添设、征调战船及水手,至发起雅克萨战役时,参战船只数量达到一百二十八艘,配备大炮二百一十四尊。
  不久,郎坦归来。根据郎坦等人的侦察线索、建议,结合实际,康熙拟定平定罗刹四策:首先,征调吉林乌喇、宁古塔一千五百名八旗兵丁,置造船舰,发给红衣炮、鸟枪,加强操练;二是在黑龙江、呼马尔两处建立木城,与雅克萨城形成对垒,由巴海、萨布素领兵驻防,伺机举行战役;三是从科尔沁十旗以及席北(锡伯)、乌喇官屯中征集用度三年的粮食一万两千石左右,黑龙江官兵抵达前线后屯垦耕种,补充不足;四是在黑龙江城(旧瑷珲)距索伦村(齐齐哈尔屯)之间设一处驿站,以便接济物资,提供后勤保障。四项措施联动,最终达到“罗刹不得纳我逋逃,而彼之逋逃者且络绎来归,自不能久存”的效果。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四月,就在巴海、萨布素紧锣密鼓筹备出征之际,突然接到康熙传,询问官兵抵达黑龙江后在何处驻扎?如何作战?巴海认为,“黑龙江、呼马尔距离雅克萨城辽远。若驻兵两处,则势分道阻,难于防御。且过雅克萨,有尼布潮(尼布楚)等城。罗刹倘水陆运粮、增兵救援、更难为计。”(《朔方备乘》)基于对这一形势的分析和判断,巴海提出“宜乘其积储未备、速行征剿。”措施主要有两条:一是待所造战船完毕投入使用,估计七月初才能抵达雅克萨。战舰一到,由自己亲统大兵,迅速直抵雅克萨城下,向俄兵宣谕招抚。如果战船未能抵达,则官兵驻扎墨克顶一带,派遣官兵带领沙俄投诚人员伊凡赴雅克萨递交清廷国书,根据形势,再请示皇帝定夺。二是乌喇官兵乘往马匹,恐经长途跋涉后疲惫瘦病,不堪驰驱,在墨克顶附近的索伦地带遴选肥马五百匹,送至呼马尔河口,以备使用。
  巴海的速战速决战策及应对方案,经议政王大臣讨论后呈送康熙皇帝,即遭到“所议进征罗刹军务殊为疏略”的严厉批评。康熙皇帝认为,吉林乌喇、宁古塔官兵未历征战,不谙行阵纪律。而将军巴海统辖的官兵与副都统萨布素统辖的官兵彼此不熟,难以配合默契。至于七月兵到即行攻战,只是设想,不确定因素很多,难以实现。康熙决定,对人事和任务进行调整:命巴海留守乌喇,由宁古塔左、右翼副都统萨布素、瓦礼祜领兵前往黑龙江、呼玛尔屯驻,根据形势发展,再确定战役时间。
  巴海速战速决的作战意图,与康熙深思熟虑后形成的驻防永戍黑龙江防卫战略相悖,因而被迅速解除了指挥权。伴随形势的发展,雅克萨战役前线总指挥的遴选可谓一波三折。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九月,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因执行康熙谕旨不坚决而被议罪。十二月,清廷启用一等公瓦山为统帅,可惜瓦山未到任而病死。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正月,朋春被任命为雅克萨前敌总指挥。


                  

 
  抓个舌头
  当清廷决定由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瓦礼祜带领一千五百名清军驻扎额苏里的时候,同时命索伦总管卜奎带领五百达斡尔牲丁北上黑龙江,做迎候大军的准备工作。史料记载,在黑龙江上,卜奎船队与俄军船队遭遇并将其包围,俘获五人,劝降二十六人,其余弃船逃走。其中,被俘的伊凡等两人得到衣帽赏赐后,被送到萨布素军前。后来,伊凡带着清廷的通牒被放还雅克萨城,其余的俄军则交给户部安插于京城,这是达斡尔官兵无意中抓到的“舌头”。
  史料记载,康熙二十三年二月,钦差大臣玛拉派遣索伦副总管达斡尔人乌木布尔代、佐领罗尔本带领十五名勇士前往雅克萨侦察。他们登上雅克萨城南高山,对城内状况进行了远距离观察,但没有掌握俄军的军事实力及部署情况。为此,是年七月,索伦副总管倍勒尔受玛拉派遣,带领侦察小分队前往雅克萨城附近“抓舌头”。


                  


  途中,倍勒尔与小股俄兵狭路相逢,达斡尔人勇猛冲战,杀死两名敌人,生擒一名叫费要多罗的俄兵并顺利带回。经询问,获取了雅克萨城已经加强修造,兵力有所补充等最新军事情报,了解到尼布楚增援的动向。有了这一次的经验,第二年正月,倍勒儿再次前往雅克萨城侦察。三月初五日抓获七名沙俄士兵并顺利返回,探知了雅克萨 “城垣庐舍如故、兵不满千人”的重要情报。看押期间,一名俄兵脱逃,玛拉将抓获的六名俄兵递解至京城。康熙表彰说:“倍勒尔等直抵雅克萨,探其情形,生擒罗刹可嘉,所司如例奖赏。”
  倍勒尔,鄂嫩氏,达斡尔著名头领阿尔巴金的儿子,雅克萨城就是其家族筑建的,原称阿尔巴金城,后被俄军占据,称雅克萨。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显示,康熙二十四年,倍勒尔因功晋升索伦总管。在中俄议定尼布楚条约前,康熙皇帝以雅克萨为倍勒尔故墟,是中国固有领土,诏令索额图据理力争,恢复故土。
  第一次雅克萨战争结束后,康熙命令参战部队主力暂回吉林乌拉修整。俄军贼心不死,康熙二十四年八月,托尔布津带领被清廷释放的军役人员潜回雅克萨旧址,收割庄稼并重新筑城。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康熙皇帝指示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理藩院郎中满丕迅速察明情况。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年初,领兵大臣满丕派出索伦副总管乌木布尔代带领兵丁前往雅克萨城侦察敌情。在雅克萨,乌木布尔代等生擒一名叫鄂克索木果的俄兵带回。据《十七世纪沙俄侵略黑龙江流域史资料》记载,鄂克索木果被送到齐齐哈尔屯审讯,他交代了雅克萨城驻俄兵一千五百名、大炮五尊、火药四十普特,以及尼布楚准备增援的情况。就此,满丕将探听到的沙俄重新盘踞雅克萨的消息迅速驿递,为清廷再次征剿提供了准确情报。
  在《黑水先民传》中,留下一段此次乌木布尔代传奇侦察故事。据说,乌木布尔代抵达雅克萨城之后,为了弄清情况,派人伪装成老百姓进入雅克萨城贡献“方物”,待侦察任务完成后撤离,但引起托尔布津的怀疑。于是,托尔布津派遣沙俄兵头目霸伊通率领三百人视察黑龙江江岸,沿江一路追索,抵达呼玛尔河口,遭遇达斡尔人塔勒呼兰带领的四十名骑兵侦察小分队,双方发生激战,互有伤亡。俄军由此知道清军将再次进剿,准备死守雅克萨城。
  卜奎、倍勒尔、乌木布尔岱、塔勒呼兰等人立下的功勋,是无数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少数民族将士披肝沥胆、前赴后继的缩影,是保家卫国的见证。


                  


  万鹿下山
  雅克萨战争从筹备到康熙二十五年结束,五年的时间里五次调整战策、五次易帅。从造船、运粮、筑城、驻防、屯垦、设堡、设驿到侦察、调兵、遣将、协调等等一系列布局,细致程度超乎想象。之所以如此,康熙抱定了一个信念:此次对俄军的打击,必须一劳永逸,彻底解决北疆安全隐患,因为此前的教训太深刻了。
  从顺治元年(1644年)至康熙二十年(1681年)长达近四十年的时间里,清军致力于统一战争,造成东北空虚,沙俄乘虚而入。此间,清廷并非没有动作。例如,顺治九年(1652年)二月,宁古塔副都统海色率兵围剿乌扎拉村俄军,在土著居民支持下,打死哈巴罗夫手下十余人,打伤七十八人。但因海色麻痹轻敌,造成俄军反扑,清军被迫撤退。顺治十一年(1654年),轻车都尉明安达礼统兵征剿在松花江抢粮的斯捷潘诺夫匪帮,迫其奔逃呼玛尔(今呼玛县)过冬。转年,明安礼达率清军直抵呼玛尔,围攻俄军达二十余天,因粮饷不继撤离。顺治十五年(1658年)六月,宁古塔将军沙尔虎达率战舰四十艘同俄军激战于松花江下游,歼敌二百七十人,斯捷潘诺夫被打死。顺治十六年(1659年),清军一度收复雅克萨,拆毁呼玛尔城堡。也是在本年,宁古塔将军巴海率水军破敌于古法坛村(今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东北)。
  经中国军民多次打击,流窜于我国黑龙江下游的俄军一度被肃清。然而,由于清军没有驻兵巩固成果,俄军以尼布楚城为依托,以呼玛城、雅克萨城为堡垒和据点,四处袭扰各族百姓,危害边疆安全,隐患极大。故此,北疆问题不解决,清廷永无宁日。
  时间进入康熙二十四年春,在钦差大臣玛拉组织下,集结于齐齐哈尔屯的藤牌兵、马匹、火药、粮草,在达斡尔、鄂温克人运送下,向黑龙江前线进发,雅克萨战役准备工作就绪。总指挥朋春召开由玛拉、佟宝、林兴珠、萨布素、何祐等参加的作战会议,经请示康熙皇帝,拟定四月二十八日水陆大军联动,向雅克萨城挺近。
  万万没想到,大战在即而天气大变。二十六日,突然雷雨大作,山洪暴发,黑龙江江水泛滥,风为逆向,此时朋春等人的心情可想而知。然而,及至二十七日,峰回路转,天晴水落。二十八日忽转顺风。朋春一声令下,水军扬帆溯流直上,比原计划大大提前。在达斡尔、鄂温克人导引下,被远远落在后面的马甲、步甲于泥泞中跋涉。忽然,有数万头麋鹿从附近山上奔下,一时,骑者驰射,步者梃击,总计获得五千余只,极大丰富了给养。五月二十二日,清军在雅克萨城附近汇合。在下达最后通牒而俄军置之不理的情况下,二十五日黎明,清军发动总攻。


                  


  雅克萨战役战况,正史记载不多,清刘献廷《广阳杂记》中有所涉猎。当时,清军一方面炮击城内,另一方面围城打援,以水兵及藤牌军对乘木筏前来增援的尼布楚俄兵予以打击。迫于形势,雅克萨督军托尔布津投降。侍郎明爱派拨什库席纳尔图沿着新开辟的雅克萨城至墨尔根驿路,经齐齐哈尔,选择蒙古草原驿道,以八百里加急向京城传递胜利消息。
  六月六日,仅仅十天多一点的时间,驾行古北口的康熙皇帝得到捷报。康熙谕旨:“览奏,官兵星驰,直逼雅克萨城下示以威德,招抚罗刹,免死放归,克复其城,深为可嘉!”然后转身对传旨的大臣阿喇尼说道:“征剿罗刹,众皆以路远为难,朕独断兴师致讨。今荷天眷,遂尔克之,朕心嘉悦!”(《朔方备乘》)驻跸行宫,恭亲王常宁带诸王、大臣及文武官员觐见,庆贺道喜,康熙命摆宴,与群臣同乐。
  第二次雅克萨战争结束后,几经周折,中俄两国各派使团抵达尼布楚。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签订《尼布楚条约》,划定边界,大清北边迎来一百七十年的和平安宁。(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张守生

(责任编辑:张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