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历史文化解读——四大总管
上载日期:2020-04-27来源:社科联

                        清前期齐齐哈尔历史文化钩沉之五


                  


  索伦总管设置伊始,采取了四总管合议制度,达斡尔族、鄂温克族各设两职,这种方式充分考虑到了民族之间的平衡。鄂温克总管是被信任的索朗阿、德勒布家族后人,而达斡尔族总管则是早期投诚的巴尔达齐家族和额穆杰家族的后人。


                  


  博吉勒岱
  作为四总管之首,博吉勒岱上任不久就被清廷授予副都统衔。千万别小瞧了这个职衔,它不是荣誉而是职务,一旦有这个职衔就有了领兵的权利。按照分工,博吉勒岱负责索伦总管衙门全面工作,侧重于边疆防务。
  康熙十四年(1675年),沙俄侵略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骚扰。因强行向吉鲁河流域的鄂伦春毕拉尔部民勒派貂皮,索伦总管衙门得到报告后,即向清廷理藩院做了汇报。本年,沙俄大使斯帕法里来到北京,理藩院侍郎玛拉就此事及引渡叛逃的索伦佐领根特木尔一事提出交涉,但斯帕法里推脱不知,百般抵赖。实际上,斯帕法里在尼布楚会见过根特木尔。在理藩院的坚持下,最终就俄人勒派毕拉尔部民貂皮事件达成协议,让当事人前来齐齐哈尔屯对质。
  康熙十五年(1676年)七月,清廷特使玛拉随同博吉勒岱前往齐齐哈尔屯,并将毕拉尔部民带到,准备与俄人对质,以戳穿其侵略行径。结果直到康熙十六年(1677年)三月,俄使才奉雅克萨城总管之命来到齐齐哈尔屯。到来之后,不仅不提双方对质之事,还无端提出领土要求。为此,博吉勒岱再次前往京城汇报。是年九月,博吉勒岱带回康熙旨意,照会俄使:“欲和好,则勿起边衅!”
  康熙十九年(1680年),盘踞在雅克萨城俄军继续武装窜往精奇里江一带的达斡尔部民居住地带,强行索取貂皮。同时,还在西林穆迪河口附近的多伦禅居住地建立寨堡,作为据点四处侵扰。博吉勒岱得知情况后,迅速禀报理藩院。年末,大理寺卿明爱、理藩院郎中额尔塞等奉康熙谕旨抵达齐齐哈尔屯,处理对俄外交事宜。在博吉勒岱带领下,明爱一行前往黑龙江,派出信使前往雅克萨城,通知俄方进行会晤。
  康熙二十年(1681年)五月,俄使到达齐齐哈尔屯,得到博吉勒岱的会见。博吉勒岱严正指出,精奇里江流域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俄方在多伦禅居地建立的寨堡必须拆除!七月,理藩院官员抵达齐齐哈尔屯,与博吉勒岱一同向俄使宣布清廷立场:精奇里江一带“自古以来皆我版图,在彼地修建农舍,系尔等之过。尔必须令尔民迁走,如若不迁,在边境地区发生纠纷与战斗,我大军将毫不留情逐走尔民,届时勿怪!”
  博吉勒岱在黑龙江防务方面的立场和作为,为清廷及时掌握情况,积极进行外交斗争提供了条件,为清廷筹备雅克萨战争做好了前期准备。
  据《金奇里哈拉族谱》记载,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博吉勒岱因年老休致,回京颐养天年。他生有四个儿子,分别是洪吉、那顺、索吉岱、巴达卡。洪吉顶补博吉勒岱之缺,任索伦总管并加副都统衔。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二月,清廷同意理藩院的提请,按照内都统则例,颁给外藩四十九旗管旗扎萨克及索伦总管印信各一颗。由于博勒吉岱家族与清廷的紧密关系以及在鄂温克、达斡尔族中的影响,刚刚补授索伦总管的洪吉成为掌印总管。


                  

 
  孟额德
  在京城,孟额德是达斡尔族佐领(四品),曾为二等荫生。在俄语译文馆学习,取得了毕业的资历,分配在理藩院任职。任职索伦总管后,主要职责是在理藩院领导下从事对俄外交事务。
  据史料记载,康熙八年(1669年)五月,为打击沙俄侵略者,理藩院侍郎玛拉随八旗军抵达齐齐哈尔屯。孟额德受玛拉委派,赴尼布楚递交国书。这是文献记载中孟额德第一次出使。在尼布楚,孟额德协助俄人将文书译成俄文,就俄军侵扰边界、边民的行径向俄方阐明我方立场,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康熙十一年(1672年)三月,孟额德带领百名官兵,到尼布楚一带,宣告黑龙江流域各族各部落,清廷准备收复失地,恢复鄂温克、达斡尔人家园,就此招抚各少数民族内迁。这一消息对于备受欺凌的黑龙江各族居民是极大鼓舞,而对于俄军则是不小的警示。此后,孟额德又三次抵达尼布楚,向总督阿尔申斯基询问沙皇对中国国书的答复。孟额德的多次到访,引发阿尔申斯基的不安,认为孟额德是清廷侦察人员。为预防清军攻打,请求叶尼塞斯克督军提供军事支援。
  康熙十四年(1675年)十一月,俄国使者伊格纳季?米洛瓦诺夫等曾经在孟额德的陪同下抵达北京。康熙十五年(1676年),俄使斯帕法里在离开齐齐哈尔屯返回尼布楚时,是孟额德陪同使团,一直将其送到雅鲁河发源处。
  从史料和相关档案看,孟额德是索伦总管中文化素养较高的一位。在理藩院的领导下,孟额德与沙俄使者展开外交。他有礼有节,有勇有谋,不卑不亢,显示了大清外交家的风范,不仅为清廷倚重,也得到了俄方的尊重。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孟额德被授予副都统衔,带领五百名达斡尔子弟到额苏里屯田,随即戍守黑龙江城(今黑河市爱辉镇)。遇有达斡尔兵丁事务,与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等会商办理。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二月二十三日,孟额德病故于黑龙江城。遗体被运回齐齐哈尔,安葬在梅里斯达斡尔族区化木村的苏氏家族墓区。传说,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将九孔透龙墓碑捣毁。


                  

 
  扎木苏
  四总管中,扎木苏对嫩江流域鄂温克、达斡尔族事务最为熟悉。据《清世祖实录》记载,顺治十七年(1660年)七月,索朗阿之子查木苏(扎木苏)替代其父贡貂。康熙六年(1667年)根特木尔带领其他两佐叛逃时,扎木苏曾经派察木保等前往根河地方劝阻。虽然未果,但没有受到惩处。本年的达斡尔编佐事务,也是由他协助理藩院员外郎达都办理的。
  索伦总管衙门成立后,扎木苏仍旧多次负责贡貂事务。据《清圣祖实录》记载,康熙十一年(1672年)七月,“索伦副都统品级扎木苏等进貂皮。”这一时期的貂贡,已经不再是清代早期索各部臣服式的自发朝贡,而是执行定期的贡赋制度使然。扎木苏被授予副都统品级,也相应具备了军事职权。
  康熙八年(1669年),理藩院题准,对蒙古各部会盟进行规范。会盟期间,“如八旗游牧总管及索伦总管不齐集、不如期至者,照蒙古部落副都统例;游牧副管、索伦副管,照蒙古部落参领例;佐领、骁骑校、领催、什长,悉照蒙古部落佐领、骁骑校、领催、什长例,分别罚惩。”以律例的形式固定下来。按照这一规定,索伦总管要组织会盟,后来的“楚勒罕”就是在会盟的基础上,结合黑龙江的特点形成的。在举办楚勒罕期间,举行验貂、比丁、司法审判等事宜。从这一规定可知,楚勒罕的出现要早于康熙八年。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十月,正值雅克萨战争刚刚结束不久,扎木苏带领鄂温克、达斡尔副总管以及部分男丁,携带貂皮前往北京进贡。由于所贡貂皮没有达到数量,质量也欠佳,户部建议不仅不能赏赐,还应把扎木苏交理藩院处分。对这项处理意见,康熙不仅没有采纳,还谕旨:“索伦打虎尔为黑龙江大兵安设驿站,效力可念,从宽免议,仍照例赏给。”扎木苏等不但没有受到处罚,还受到了优奖。
  此次贡貂后,扎木苏移居在北京,安度晚年。


                  


  卜奎
  卜奎,约出生于天聪八年(1634年),鄂温克族布拉穆氏。在北方少数民族语言中,卜奎为“大力士”、“摔跤手”之意,说明长辈为其起名时,希望他长大后能成为大力摔跤手。
  从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记载可知,卜奎的始祖叫色卜图哩,祖父名叫特穆尔忒,父亲名叫德勒布,长兄呼尔和郭勒,次兄布勒。
  康熙七年索伦总管设立后,按照分工,卜奎负责领兵打仗、追捕缉拿等军事、治安任务。他曾经前往黑龙江地方,招抚了毕拉尔鄂伦春三伙人丁,亲自去精奇里江劝说达斡尔人丁内附清廷。卜奎曾受钦差大臣玛拉指派,赴额尔古纳河,将逃脱的两户索伦人丁抓捕回来,并解送到理藩院。
  卜奎胆大心细,智勇双全。为筹备雅克萨战争,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春,卜奎奉朝廷之命带领驻扎齐齐哈尔的水军作为先遣部队进抵黑龙江,驻扎额苏里地方做准备,等候萨布素大军到来。在此期间,他与兵丁抓获俄军四人,并解送京城。六月,卜奎的船队在精奇里江对奉命前往牛满江等地的俄国哥萨克梅利尼克等人进行了包围,他与兵丁抓获了七名俄军,因一人逃脱,将其余六名解送京城,迫使其中三十一人投降,其余的弃船而逃。由于一度肩负率领水军职责,有的文献称卜奎为“提督白克”。
  据《八旗通志》记载,在第一次雅克萨之战中,卜奎曾经与黑龙江副都统雅齐纳“进战船于城东南,以备水战”;在第二次雅克萨之战中,卜奎率兵丁“往取其城南土阜,遇敌伏兵,又大败之。”由于卜奎战功卓著,战后论功行赏时,得“头等第一军功功牌”。收复雅克萨之后,卜奎参加了对额尔古纳河流域沙俄侵略军的追剿。
  自征战雅克萨城伊始,卜奎就再也没有回到齐齐哈尔屯任职。孟额德逝世后,卜奎顶补其副都统衔,享受二品俸禄、座褥待遇,驻防黑龙江城(今黑河市爱辉镇),管理五百名达斡尔、鄂温克子弟。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在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带领下,卜奎参加了中俄《尼布楚条约》的签订,职责是保护清廷使团的安全。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随黑龙江将军萨布素迁至墨尔根城。
  卜奎性情直率,不止一次顶撞黑龙江将军萨布素。例如,康熙二十四年(1685)六月,卜奎以自己担任副都统衔为由,要求将军萨布素发给自己盔甲军械。因无先例,故没有发给。同年七月,因对将军萨布素擅自召唤自己办事感到不满,认为没有得到与前任孟额德同等待遇,理论道:“律载,我与副都统一样,将军你自专断使唤,如何不与我等商办?”从这两件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记载的小事上,多少能够看出一些卜奎的脾气秉性。
  在墨尔根城,卜奎患半身不遂,手不能握弓箭,失去战斗能力,难以履职。康熙三十年(1691年)八月,卜奎向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呈文,提出休致(病休),请求由其子弟承袭爵位。为此,萨布素原本向清廷作了报告,但没有得到批准。由此可知,卜奎家族失去世袭条件。卜奎最后的时光是在病榻上度过的,具体谢世时间不详。传说卜奎力大无比,流传下“力分双牛”的传说。而今,在齐齐哈尔劳动湖广场,立有纪念雕塑。
  目前流传的史志资料之中,卜奎之外,三总管的事迹少之又少。既有文献不足的原因,也有挖掘不够的缺憾。即便关于卜奎的史料,也是由于有清代民国野史笔记的诸多探讨而流传下来,其实远远不够。(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张守生)   

(责任编辑:孟令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