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历史文化解读——清代齐齐哈尔汉军传奇之四
上载日期:2020-03-31来源:社科联

                              火器营


                  


  在齐齐哈尔市博物馆展厅,陈列着一尊被称作“神威无敌大将军”的铜炮。我多次去参观,知道那是复制品,也知道真品多年前就被黑龙江省文管部门征集走了。而今在黑龙江省博物馆陈列的那门大清康熙十五年(1676年)三月二日造“神威无敌大将军”或许就是被征集的那尊大炮。黑龙江怎么会有“神威无敌大将军”炮?说来话长。  


                  

 
  神威无敌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年末,奉命前往雅克萨侦查的副都统郎坦不顾三个月来的行军劳顿,迅速觐见康熙皇帝,面奏机宜。《钦定八旗通志·郎坦传》记载了当时君臣对话:“臣等愚意,欲取雅克萨诸城,非红衣炮不可破,记奉天府有红衣炮数座,若速遣官得二十炮,即可济用。”就此,康熙指示:“郎坦等奏攻取罗刹甚易,朕亦以为然。第兵非善事,宜暂停攻取。调乌拉、宁古塔兵千五百人,并制造船舰,发红衣炮、鸟枪教之演习。”此前,清廷加钦天监治理历法通政使南怀仁为工部右侍郎衔,制造“炮位精坚仪”,以保证大炮精准度。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正月,清廷征调的各路将官、兵种、战马等军事物资集结于齐齐哈尔屯,其中包括四百名每人背负“炮弹或十圆,或二十圆以行”的特种藤牌兵。在钦差大臣玛拉指挥下,向黑龙江城进发。
  五月二十四日,清军于雅克萨城下部署完毕:统帅朋春与副都统班达尔善率八旗主力列军城南, 何祐、刘兆奇、卜奎等集战船于城东南, 副都统温岱等潜进红衣炮于城北攻,护军参领博里秋等于两翼准备放神威将军炮夹攻。二十五日黎明,战役打响,红衣大炮全天炮击, 藤牌兵也成果消灭增援的俄军。紧接着,清军于城下三面堆起木柴, 做火攻姿态,俄将托尔布津投降,雅克萨城克复。很快,清军毁掉雅克萨城,凯旋休整。但城周边的庄稼长成,无人理睬。
  八月,托尔布津贼心不死,携军八百二十六人装备十二门大炮迁延复至,割取庄稼,修城死守。清廷核实消息后,已经是第二年二月。清廷令将军萨布素速修船舰,统领乌喇、宁古塔官兵驰赴黑龙江城,率所部二千人攻取雅克萨城。再次启用福建藤牌兵,由建义侯林兴珠统领。命兵部、工部待草青时,派上驷苑、太仆寺骆驼二百匹,量发火药炮子及新铸之炮,再选藤牌兵四百人,交付班达尔沙、郎谈率往。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六月,战役再次打响,连续几日的炮战、高地争夺战、水源地争夺战之后,虽然雅克萨督军托尔布津被大炮击中而死,但俄军困守不降,双方陷入僵局,雅克萨城不克。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尼布楚条约》签订后,雅克萨城被清军彻底拆毁。
  在民国9年(1920年)成书的《瑷珲县志》古迹一栏里,有这样一则记载:“雅克萨又名红衣炮城,康熙二十四年征剿罗刹运用火炮十三尊,比及罗刹败北,我兵暂驻雅克萨地方。嗣经奉命撤防之际,请炮凯旋,独有一炮摇之坚不可动,始遗于彼。道光以前,有查边者旋,称尚见此炮,半陷土中,以致咸、同年间有人去看,仅见炮口,而后光绪之初即无踪影。昔有人云,彼已奏明敕封镇北侯矣。”传说,此地在漠河县兴安镇。此前的光绪十四年(1888年),宋小濂到漠河李金镛麾下助筹金矿,他在《北徼纪游》里写道:“至今,江右西山犹有巨炮一尊,云当年征剿罗刹时所置,然已被尘沙埋没矣。”可与志书照应。
  而今,在嫩江县科洛镇站人后裔中,流传着当年清军征剿罗刹时,曾沿着驿站往北运送两门大炮经过科洛的故事。据说每门用十二头大牛拉拽,炮车的辙有两尺宽,车轨宽六尺多,车辙深沟里后来长出三溜白草。
  典故、传说言犹在耳,往事也许并不如烟。


                  

   
  红衣大炮
  红衣炮是明末对欧洲所用长管加农炮的通称,因从国外传入,故称“红夷炮”。使用前,往往身披红衣,后演绎为“红衣大炮”。明朝天启年间,先后从国外购买过三十门西洋大炮用在辽东,后金的八旗军吃尽苦头。
  天聪五年(公元1631年),后金兵器制造部门制成第一门红衣炮。康熙时代,火炮数量、种类已不可同日而语,号称“将军”的,如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制胜将军炮、威远将军炮、神威将军炮、武成永固大将军炮,等等。神威无敌大将军炮是大型攻城炮,制于清康熙十五年(1676年),共有五十二门,在雅克萨战争中发挥了极大威力。至乾隆朝,各型红衣炮多达九百余门,形成红衣火炮系列,装备八旗,一直延续到鸦片战争时期。
  与以往大炮相比,红衣大炮因口径比例科学、火炮管长且壁厚、炮耳长度和直径结构合理、弹道低伸安全可靠、射程远、命中精度高等优点,属于先进武器。每年秋季,清廷派官员到卢沟桥进行炮祭。
  清代的黑龙江,曾经贮存多门红衣大炮。据《黑龙江外记》记载:“齐齐哈尔、墨尔根、黑龙江皆有炮。曰‘神威无敌大将军’,齐齐哈尔、黑龙江各四位;曰‘神威将军’,齐齐哈尔、黑龙江各十二位,墨尔根八位;曰‘龙炮’,齐齐哈尔六位;曰‘威远炮’,齐齐哈尔、黑龙江各二位;曰‘子母炮’,齐齐哈尔二十位,墨尔根、黑龙江各十位。”
  有炮就需要火药,史料记载,每位神威无敌大将军每年应领操演火药一百零八斤,装火药口袋的白布长两丈八尺八寸。每位备用火药九百斤,铁子三百个,装火药口袋之白布长十九丈五尺。
  每年霜降,是齐齐哈尔驻防八旗演放大炮之日,地点在城东十余里,由火器营参领负责。据英和《卜奎纪略》记载,“操演十进连环法,与京旗火器等营相似。”黑龙江将军、齐齐哈尔副都统有时去观摩,有时不去。据《瑷珲县志》记载,黑龙江城“至霜降日,正白、镶红两汉军佐领必先预备猪羊祭礼,并集兵配好弹药,洗净炮位。前一日即请将军炮四尊、神威炮十二尊前列,前锋八旗马队后随,汉军两佐官兵恭送至城北头道沟地方,安置妥协,设中军帐派差看守。霜降日清晨,合城官员同集于此,请都护至,率群僚焚香,祭奠讫,入帐升座,汉军各兵演放各炮,中者必赏,不谙者责罚,演毕即散。历来既久,或系仍属创始瑷珲之模范也,以致咸丰初基百十余年边地相安无事。”这种仪式,在黑龙江坚持了近二百余年。
  齐齐哈尔旧军器库原在木城东门内,光绪六年(1880年)改设在内城北,放置的多是外洋军火,也有从神机营北洋军械所领出来的,由将军衙门兵司管理。据魏毓兰《龙城旧闻》记载,火器营“旧在内城东北隅,即大人府之左近。清康熙三十二年建‘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库,正三楹。左为‘神威将军’炮库,又南为铅丸、苘麻库,右为子母炮库,又南为军械库,各三楹。前建楼门一楹,门外左右各建官兵值班堆拨一所。四周缭以土墙,其右厢则木栅围之。又西一面外筑土墙。长十五丈五尺。今改参谋处。”
  墨尔根城也有炮局、火药局。据《墨尔根志》记载:“炮局五间,配所二间,大门一间,看守堆拨三间,雍正六年设,在城内东北。火药局三间。”
  1975年5月,齐齐哈尔建华机械厂工人在清理物品时,发现一门清军在雅克萨之战中使用过的“神威无敌大将军炮”。炮身保存完好,未见炮车。该炮铜质,外径二十七点五厘米,内径十一厘米,外径最粗达三十四点五厘米,全长二百四十八厘米,重一百公斤。炮膛底部尚遗留一枚铁铸球形实弹,直径九厘米,重二点七千克。炮身除口沿外,前细后粗,底盖如覆盂,上有球形尾珠,近炮底处有一个方形火门,炮身中部两侧各横出一个炮耳,炮口与底部正上方分别有准星和照门,炮身有五道箍,半腰留有一条合缝线,似为铸炮痕迹,与《清朝文献通考》中所载小型神威无敌大将军炮的尺寸相近。炮身用满汉文字刻有“神威无敌大将军 大清康熙十五年三月二日造”字样。


                  


  汉军闲曹
  有的史志资料认为,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廷曾于齐齐哈尔设火器营,其实这是误解。事实上,当年在齐齐哈尔屯确实临时集结过大批量火器装备,是用来攻打雅克萨的。
  据《宦海伏波大事记》记载。当时,黑龙江前线有战船一百二十八艘、大炮二百四十尊。为加强管理,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呈请增设官缺。清廷决定:“加添三品官一员,分如协领,总管其事。”康熙二十三年五月十二日,奉康熙谕旨,添设黑龙江水师营总管,刘兆奇成为第一任总管,与将军同驻黑龙江城,管理船只仍兼管火器。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显示,早期操作大炮、鸟枪的,是原吉林乌喇、宁古塔“旧打牲汉军”。
  康熙三十年(1691年)六月十三日,萨布素就加强黑龙江驻防呈奏朝廷,认为军火最为紧要,请求添放披甲,习练鸟枪。十月二十一日,谕旨下达:“五旗兼行,佐领由五旗人放,管鸟枪兵者,作为参领职衔,均如该将军所奏行。”十一月二十三日,三百四十名汉军成为操放鸟枪者。
  据《黑龙江志稿》记载:“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又奏添参领一员,驻墨尔根城,始专管火器。”火器营参领品级为从三品,年俸银一百三十两。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火器营始移驻齐齐哈尔。雍正十一年(1733年)颁给印章。
  有关火器营参领相关事实,史志也有所记载。如《龙沙纪略》:“卜魁,火器营参领一员,值训练八旗,量拨官佐之,无定制。墨尔根,无火器营。艾浑,火器营统于卜魁参领,训练如卜魁制。”《黑龙江外记》:“火器营参领一员,国语曰‘扎兰章京’,旧作‘甲喇章京’。亦汉军缺,其下素无士卒,春秋操放枪炮,调旗兵暂用之,而所司火器旗下佐领二员,典守是其属官。故齐齐哈尔水、火二营参领,号闲曹。”《黑龙江述略》:“火器营,参领一员,笔帖式一员。……火器营有参领一缺例归汉军拣补。”《黑龙江志稿》记载,火器营参领改由新汉军佐领内选放,始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其炮章京二员,由八旗佐领内拣派笔帖式一员,司记注炮位事。”
  火器营参领是汉军缺,史志也有所记载。如崔昭安(齐齐哈尔城汉军)、金山保(黑龙江城汉军,姓袁)、绰哈布(汉军姓张)、成庆(齐齐哈尔城汉军,姓王)等。
  《清会典事例》规定:“吉林、黑龙江等处火器营参领,六年任满并无事故者,该将军秉公考察,出具考语咨送兵部。再加考验,带领引见,恭候钦定记名。遇有开缺升用之处,除将俸满之员照开列外,将记名之员另行缮节,随本进呈。”其任用制度是比较完备的。


                  


  辉煌不再
  鸦片战争后,在与西洋武器的较量中,大清火炮威风不再。林传甲在《龙江旧闻录》中写道,黑龙江驻防八旗火器营自创建起,墨守康熙时期旧制,因循不变,不求进步,“昔之抬枪、鸟枪、马枪,均为库存之废物。学校加兵式体操,犹不可用也。”
  咸丰四年(1854年),沙俄军队在穆沙维约夫带领下带大小轮船二只,并扎木排,载有马队炮兵数千,顺黑龙江而下。据《瑷珲县志》记载,当时,黑龙江城“官署一时备防不及,仅以现在之兵移置将军、神威等炮于城东江岸。”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之乱” 爆发。瑷珲副都统兼北路清军翼长凤翔督饬驻瑷镇边新军后路统领恒蕴山、右路统领崇昆山、左路统领富汝臣、中路统领王良臣四路马步总共十二营兵力,每路各带四磅钢炮两尊。统领霍振芳带制兵抬枪洋枪队两营,并由驻扎嫩江源镇边军拨来统领童必胜带兵两营,分段布扎沿江,北至大黑河迤上五道霍络卡,南至富拉尔基屯一带,挑挖壕垒,延长一百五十余里。并有汉军旗无敌将军炮四尊、神威炮十二尊,拨守各处要隘。据《瑷珲县志》记载:“初十日早七钟时,俄由东南北水陆三面进兵万余攻城,凤翼长督饬守城军士暨各路退回官兵,除阵亡受伤外,计剩三千余,分布三路,死力拒敌。……是日城池失陷,汉军旗无敌将军、神威各炮被掳。”
  庚子之后,黑龙江火器无存,火器营“无所事事”。光绪三十二年,署理黑龙江将军程德全在呈请清廷裁撤机构的奏折中说:“东西洋火器竞尚新奇,旧式枪炮几同废物。即云扩充武备,火器为先,亦必精通炮学之员,方能经理无误,且须另筹办法,而参领等官即属虚设,此应裁者三。”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十月,经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呈奏,清廷裁撤黑龙江火器营。
  清朝末年,匪患猖獗,黑龙江全省火炮不过数百尊,对于防务来说实为杯水车薪。黑龙江省东部的居民开始设置炮台保家,然而,一旦被胡匪夺去,则成为对抗官军的强大武器。而此时的火炮,已是西洋火炮。
  我们从以上史志的记载可知,火器营曾经是清廷夺取政权、统一版图、驻守边疆、镇压起义者的锐利武器。然而,在西方工业革命后全力发展新式武器的历史进程中,清廷的装备逐渐落后。在坚船利炮的打击下,八旗、绿营的武器装备不堪一击,迫使清廷变革军事和装备,火器营消亡是历史的必然。


                  

  (作者:张守生)

(责任编辑:孟令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