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历史文化解读——清代齐齐哈尔汉军传奇之三
上载日期:2020-03-31来源:社科联

                              果家大院


                  


  今年七十多岁的果德永先生是我所见过的最有汉军情结的齐齐哈尔汉军后裔。2005年,他联合齐齐哈尔文史爱好者李亚飞 、孙鹏共同编著了一本《齐齐哈尔果氏家族》,以文集的形式向世人昭示了清代以来汉军镶黄旗果氏家族的兴衰,引发齐齐哈尔文史学界的关注,也揭开了齐齐哈尔汉军及家族研究的序幕。


                  


  果氏宗谱
  清代,所有八旗世袭佐领之家必有宗谱,这是雍正朝为防止继承制度出现混乱而做出的规定。经过乾隆朝进一步规范,阶段性修续宗谱扩大成为旗人的一项重要活动,齐齐哈尔汉军旗人也是如此。从目前掌握的资料看,崔氏、果氏、王氏、梁氏均有宗谱。流传最为完备的,一为《果氏宗谱》,一为《崔氏宗谱》。经过历次政治运动和文化大革命洗劫,两家宗谱均幸存。在齐齐哈尔市图书馆万卷阁,珍藏着一部完整的《果氏宗谱》,成为学者研究的宝贵财富。
  民国十年(1921年)春,在果寿祺主持下,果氏族人集资修建果氏祠堂并续修《卫善堂果氏宗谱》,第二年中秋,祠堂落成。由于“大夫第”内植入了宗祠,进一步增强了果氏宗族的凝聚力。民国十三年(1924年),宗谱由荣绣等续修完成。按传统,新谱修成后老家谱被销毁。
  线装本《卫善堂果氏宗谱》共十五册,由黑龙江省会信义石印局印刷,是清代以降果氏一族第三次续修的宗谱。宗谱有原序,续修序及三修序。谱前有二十字后辈排名:奕、世、承、先、泽、崇、融、福、寿、昌、永、存、仁、孝、志、富、贵、定、征、祥。果氏族训可以浓缩为:世守耕读、兼习武备。
  《果氏宗谱》原序记载了黑龙江果氏来历:祖籍山东登州府蓬莱县,天命十年(1625年)随孔有德航海抵辽东降后金,屯驻于尼稚满山寨,始祖为果景松、果景柏。兴修福陵(努尔哈赤墓)之际,奉派采运木料。后因熟悉水战,前往宁古塔城拉法、多观(混),吉林乌拉水师当差。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已传至五世。
  雅克萨战争期间,果有功、果晋功、果德功、果成功及果建功等五人随将军萨布素参战并立下军功。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十月,果氏族人自宁古塔取眷随军,入编黑龙江城汉军镶黄旗第五牛录佐领下。果有功升任骁骑校,勅授武略骑尉;果晋功升任骁骑校,后升调水师营五品官。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果氏族人随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移驻墨尔根城,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移驻齐齐哈尔城。果氏一族驻扎方位在齐齐哈尔城北右翼(城北东部),果有功、果晋功兄弟携家眷入住最早的草房老宅(即今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东二道街果氏故居)。因此,宗谱从五世祖有功、晋功、德功、成功、建功起分为五房,即长房、二房、三房、四房、五房,为黑龙江果氏始迁之祖。
  咸丰初年,二房八世祖果天名续修宗谱,未成而逝。二房九世农英阿接替继修,未果而卒。直到同治十一年(1872年),十一世果松禄依据农英阿谱书草本续修,最终修成。再至民国十三年(1924年),长房十二世荣绣等续修成《卫善堂果氏宗谱》。此后,再也没有续修。
  据《黑龙江外记》记载:“汉军有果氏者,以为系出满洲,皆不可考。”《黑龙江志稿》也说:“惟汉军果氏以为系出满洲瓜尔佳,与瓜尔佳氏世不结亲。”因无史志资料佐证果氏一族出于满族,果氏与瓜尔佳氏之间的关系也就成为历史之谜。


                  


  果家兴衰
  果氏家族兴起于黑龙江驻防八旗的发展,乾嘉时期,果氏一族在齐齐哈尔城薪火相传,已经成为齐齐哈尔汉军大族之一。
  据西清《黑龙江外记》记载,乾隆年间,果氏一族中有一位名叫果德兴的人,年过三十当上了仓官(七品)。他听说流人之中有能讲四书的人,非常尊重,请至家中,命子弟全部接受汉文教育。只要遇见有文化的人,尽管是在城内服刑,也以礼相待,唯恐失去求教的机会。任齐齐哈尔水师营四品官后,果德兴因懂满汉文,与佐领达兴阿(崔氏)一起成为将军衙门的翻译。后来,达兴阿因有战功当了大官,而果德兴依旧作四品官。
  嘉庆初年,宗室永琨出任黑龙江将军,办起了汉官学,果德兴受命出任齐齐哈尔城第一任学长。黑龙江将军观明在任期间,他曾受命与理刑主事西清一起智破吴保儿盗马案。果德兴热衷教育只不过是齐齐哈尔汉军重视子弟文化教育的缩影。有清一代,汉军、水师营人把文化教育作为出世入世的门径,由此,汉文化在苦寒之地生根发芽,而文化流人则是重要因子,为汉文化的传播提供了强有力支撑。
  嘉庆朝以后,果氏一族文臣武将频出,蒸蒸日上。道光年间,九世祖农英阿,死后敕封“奉政大夫”。十世祖苏棱额(号全斋),投效于黑龙江将军衙门印务处,同治年间晋升为黑龙江水师营总管,三品顶戴。十一世果松山,曾经远征新疆喀什噶尔张格尔叛军,功勋显赫,得赐黄马褂、御用象牙虎佩刀,官至京旗副都统。以上果氏的兴旺发达,文化教育的效果显现。
  果氏十一世祖中,果松禄(字嵩臣)对宗族贡献很大。据宗谱记载,果松禄曾在北京国子监学习,后投效黑龙江将军衙门,光绪年间曾任黑龙江省办理中外交涉总局总理和省课税司总理。鉴于家族生齿日繁,同治十年(1871年)前后,在他主持下翻扩建了果氏老宅,续修了宗谱。据传,大清皇帝曾亲赐 “大夫第”匾额;两代帝师翁同龢曾为果家题写了“当官思于物有济,凡事求其心所安”的楹联;院内及房间有卜奎名流题赠的“世有令德”、“乔荫梓荣”、“善与人同”等牌匾;宅院之外还形成了果家胡同。果府成为卜奎官宦家族名宅,以“大夫第”著称。
  清末,黑龙江驻防八旗被废除。为维持旗人生计,署理黑龙江将军程德全筹集十万两官股银在齐齐哈尔试办工艺厂,派花翎候选道孙锡三任总办,录用原入汉军旗的水师营人,仿造新式木漆工及机织铅印。后来,工艺传习所业务范围扩大,涉及皮张、酱油、洋烛、肥皂等工艺并向其他城市发展。果氏家族成员在时代的变革过程中积极应对,在生意场上有所建树,较为著名者当属果寿祺。
  果寿祺是果松禄之子,号考亭,光绪六年(1880年)生于齐齐哈尔,为果氏十二世祖。他无意仕途,开有名闻卜奎城的“天宝当”、“天宝号”,经营日用百货,毛皮、木材等,雇用山西商人为其经理,生意兴隆。果寿祺在齐齐哈尔曾以慈善著称,曾任黑龙江省中心慈善会会长。民国十四年(1925年)出资兴建了孟母庙(龙沙路中段南,现第四中学附近),庙内设义务女子初等小学,有校长一人,教员七人。成为齐齐哈尔个人兴办女子教育的先驱之一。
  民国十八年(1929年),河南大灾。在民国黑龙江省政府的主导下,果寿祺主持的中心慈善会负责接洽照料难民工作。民国十九年(1930年)九月,辽宁遭受水灾,黑龙江设水灾筹赈会,省城慈善会会长果寿祺为委员之一。中年以后,他崇尚佛道,一心向善,曾于民国二十四年(1925年)至三十二年(1933年)间主持齐齐哈尔城隍庙(现已不存,今建华区王仔花苑二十五号楼位置),道号寿祺居士,以救济社会为己任,开设粥棚,夏发单衣冬发棉,救济了无数难民。“九?一八”事变后,果寿祺没有与日本侵略者合作,避居“大夫第”,照料生意,潜心修为,度过了后半生。1952年4月,果寿祺去世,享年七十三岁。
  据老卜奎崔树昌介绍,1946年,齐齐哈尔解放,果家为第一区第四街。1947年末土改开始,果家是全市十四大家族之一,是被斗争的对象。果家其他成员净身出户,果宅的西暖阁便成为审讯三奶奶的地方。土改时,果寿祺六十八岁,同三奶奶搬到果氏住宅西院的正房,老夫妻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自食其力。三奶奶从外地背猪肉到市场出卖,据说,在大街上,亲友看见有时还帮忙。没多久,他们的生命也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果考亭故居
  2007年秋末,我曾到正在修建中的吕氏祠堂、小庆主事故居等处参观。看到往日破败残缺的庭院、居室、厅堂如今已然青墙灰瓦、雕梁画栋,仰视之余,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这些老房子保护下来不易,修缮其实更难。撂荒了这么些年,任凭风吹雨打,大家见怪不怪,对此似乎已经麻木了。然而,怀旧的思绪潜藏在记忆深处,一旦提及,便会涌上心头。
那时正在修建中的“小庆主事故居”南邻,是一座被称作“果考亭故居”的建筑。由于仍处于置闲,面貌与小庆主事故居相形见绌。但老卜奎都知道,这座宅院的来历非比一般。
  光绪中叶,果氏家族达到鼎盛,最让卜奎城人羡慕的是“卫善堂”果氏宅院的扩建。卫善堂,又称“令德堂”,坐落于今建华区东二道街,当时总占地面积达六千多平方米,是清代北方典型的商住一体四合院建筑。临街从北向南是门市房,与京城店铺相仿。门楼三座,由北至南悬挂着“大夫第”、“天宝号”、“天宝当”三块匾额。据说“大夫第”匾额是光绪皇帝御赐,蓝底金字,高贵典雅。果家胡同内建有祭祖祠堂,春秋家祭,有烧香礼。据记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一次祭祖活动就有一百多族人参加。
  果氏卫善堂之所以成为北方标志性建筑,其妙处是将北方四合院与南方阁楼融为一体,将门楼与内宅巧妙搭配,建筑质量在老卜奎城成为一代绝响。从现存的“大夫第”残存建筑中尚可领略“卫善堂”传统风格。直至解放初,卫善堂整体风貌还较为完整。
  有学者认为,“大夫第”其名取自九世农英阿(满语名)和十一世果松禄的“奉政大夫”官阶。但我以为,“奉政大夫”是皇帝赐予臣工先人死后的“谥号”,不过是一种荣誉。因此,“大夫第”之名的拥有,应在果松禄去世之后。
  果考亭故居是“大夫第”的一部分。经过政府不断征用,以及外姓的不断涌入,“大夫第”逐渐破落。御赐匾等散失殆尽,果家宅院宗祠被多次拆扒,面目全非,早已失去群落迹象。而今,残存的老房子仅三百七十六平方米,五间房屋。居中正房两间,东西厢房三间,其中东面两间邻街。凝视古朴的青砖灰瓦,灵动的飞檐翘角以及精美的砖雕饰物,依旧令人目不暇接、心驰神往。
  2002年11月,果氏故居被市政府定为二级文物保护建筑。令人遗憾的是,因动迁难以达成协议,目前果考亭故居还剩余几户居民,致使修缮工作不能进行。
  每隔一段时间,退休于建华厂的果德永必定回老宅看看,已经习惯成自然。他本身并没有能力修缮故宅,而对于家族中是否有商人投资修建更没有把握。但他对于政府部门修缮故居之事一直充满信心,也愿意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协助有关方面展览,将自己的收藏展示给别人,将了解的掌故介绍给后人听。


                  


                              (果考亭故居)

  (作者:张守生)

(责任编辑:孟令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