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历史文化解读——清代齐齐哈尔官屯文化揭秘之二
上载日期:2019-12-10来源:社科联

                              塞上粮仓


                  


  2014年9月的齐齐哈尔古驿站驿路调查过程中,我偕同调研组成员在讷河市有关方面的安排下,特意去老莱镇(原喀穆尼喀驿站)粮库进行考察。只见粮库里粮囤林立,规规矩矩。有现代化的,也有一些相对原始的,印象中草帽顶土坯围子的早已不存在了。站在高高的粮囤边上仔细端详,引发我无限的遐想。我曾经自以为是:这个粮库的基础也许就是当年的驿站粮仓,必定这里曾经清代大站道各驿站中出粮较多的地方。假如真的是这样,它与清代黑龙江境内几个大粮仓比起来,依旧是小巫见大巫。更何况,老莱粮库的建立时间不会早于民国时代。


                  


  官仓之设
  伴随黑龙江农业发展,官屯、八旗公田扩张,粮食存储的任务摆在将军衙门面前,粮仓由此应运而生,各城陆续添设。其中有永久仓,有备用仓,分别存储官屯、八旗公田粮食。          
  清代黑龙江官仓的设立是伴随公田的生产出现的。据《大清会典则例》记载,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为积聚军粮,清廷决定在墨尔根城附近设立公田,派遣副都统玛拉、户部侍郎包奇等前往督理农务,耕种主力有盛京兵丁、索伦达斡尔官兵、驿站站丁。本年,粮食丰收,粮仓之设就在此际。据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记载,到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五月,黑龙江将军辖区在墨尔根城东南两百里讷漠尔河附近博尔多驿站建有大粮仓,有八佐五百名的达斡尔、巴尔虎官兵看守;在黑龙江城内,建有覆盖瓦片的仓库以充军备,并有仓官一名负责管理。这些粮仓既用于官庄粮储,也用于公田粮食库存。
  齐齐哈尔官仓建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据《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记载,此前的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清廷决定,把从科尔沁王献出的锡伯壮丁,安排一千人披甲驻防齐齐哈尔城,安排附丁一千二百名耕种官田,三年后交粮。康熙三十五年八月,黑龙江副都统喀特护就向锡伯附丁征粮后“为分别征粮窖藏”一事行文齐齐哈尔副都统衔玛布岱,提出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在齐齐哈尔地方集中收粮,二是在锡伯附丁聚居地征收,请玛布岱裁决。喀特护建议,如集中在齐齐哈尔收粮,粮仓应建在齐齐哈尔城;如锡伯附丁不能将粮谷运至齐齐哈尔收储,暂令其集中在二至三处征收,挖窖贮藏并派人看守。
  康熙三十五年,锡伯附丁开始交粮。所有能够种地壮丁共计一千一百七十七名,按规定,每丁征粮五金斗(一斗相当于现在的二十五市斤),应征“细粮”(小麦等)五百八十八石五金斗。十一月,黑龙江副都统向户部汇报了收粮成绩。户部为妥善贮存所征锡伯附丁粮谷,向黑龙江将军萨布素行文,要求将所征粮食“妥善谨存,勿使霉烂,若有用处则用之,并将所用之数报部。”将军衙门调派八只江船及兵丁将征粮存入齐齐哈尔官仓。由此,齐齐哈尔官仓正式投入使用。
  官仓分两种,一种叫公仓,一是叫备用仓。公仓用于存储官屯所打粮食,备用仓用于存储公田粮食。据《黑龙江志稿?仓储》记载,“江省从前专设军府,农政未修,运粮饷军,仰给奉、吉两省。其后移户开屯,大开官庄,始有公、备仓之设。”
  康熙末年,黑龙江三城官仓和仓粮达到一定规模。据《龙沙纪略》记载,康熙五十二年前后,齐齐哈尔城官仓存粮十二万石,墨尔根、爱辉官仓存粮各三万石。据《黑龙江外记》记载,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黑龙江将军永玮奏请清廷,将齐齐哈尔、墨尔根、黑龙江公仓存贮米谷数量,均定为三万石,得到批准。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黑龙江将军增海奏定,备用仓贮存米谷,齐齐哈尔、黑龙江定额在十万石,墨尔根定额在六万石。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黑龙江将军恒秀奏定,呼兰备用仓存贮米谷十万石。


                  

 
  四大粮仓
  到嘉庆年间,黑龙江官仓规模进一步扩大。《黑龙江外记》记载:“齐齐哈尔,墨尔根,黑龙江公仓、备用仓并在城外。齐齐哈尔五十九厫(圆型粮囤),三百九十五间;墨尔根七十七厫,二百三十一间;黑龙江一百七厫,五百一间。呼兰亦有备用仓,八十九厫、三百六十四间。”据英和《卜魁纪略》记载,齐齐哈尔“仓在城外西南隅。额贮粮十万石,又公仓贮粮三万余石。”
  光绪年间,齐齐哈尔、黑龙江、墨尔根、呼兰四城共设仓房三百九十七所。齐齐哈尔粮仓名“广积仓”,存粮十三万石;呼兰粮仓名“恒积仓”,存粮十万石;墨尔根粮仓名“通积仓”,存粮九万石;黑龙江粮仓名“永积仓”,存粮十三万石。仓粮每年由屯、户按丁、按定额交纳存放。从目前史料所见,黑龙江四大粮仓的命名似乎与齐齐哈尔砖城四门命名同时。


                  


  当时,呼兰仓储最为富裕。其他各城因旱涝灾害时常不足,积欠动辄十几万石。每遇水旱灾害,全靠呼兰接济。据《黑龙江志稿》记载,道光八年(1828年),黑龙江将军苏冲阿曾经呈奏清廷:“仓存十不及一,请定期十年,齐齐哈尔城补存六千石,墨尔根城、黑龙江城各补存一千五百石,在呼兰城仓匀济六成,采买四成,足额而止。”
  呼兰屯垦日益发展,粮食价格越来越贱。官船水运由松花江到嫩江,极其便利。同治二年(1863年),黑龙江将军特普钦呈奏清廷,提出呼兰粮运不宜径停,请每年运往齐齐哈尔三千五百石,运往墨尔根一千八百石,并且永为定额。从另一个侧面说明,粮食调拨归中央统一调配。当时,呼兰外运粮食,从嫩江运往齐齐哈尔、墨尔根二城,一年可运三次;从黑龙江运往黑龙江城,一年仅能一次。
  黑龙江仓粮在接济各城旗民过程中发挥了极大作用。康熙四十年(1701年)前后,黑龙江大旱,黑龙江将军萨布素、沙纳海曾经放仓救济。嘉庆年间,黑龙江连年受灾,清廷多次恩诏豁免归还。咸丰六年(1856年),黑龙江将军奕山奏称:“(呼兰)接济告匮,复行水运,足额而止”。史料显示,从呼兰接济他城的政策到光绪年间仍在执行。  官仓修理的费用银两是从粜仓谷项中支出的。据《黑龙江外记》记载:“库贮旧有粮价银,粜仓谷项也,修工用之。”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后,连年歉收,仓贮缺粮,修工费用备用银暂代。嘉庆元年(1796年)八月,黑龙江将军永琨向清廷呈报,齐齐哈尔备用仓七座三十五间,原是乾隆四十四年、四十七年、四十八年、四十九年苫盖,年长日久,糟朽渗漏,拟进行修理。兴修所需工料银一百四十一两八钱五分九厘就是在谷价银中动支,得到清廷批准。
  据《黑龙江志稿?仓储》记载,“至光绪庚子一役,俄兵肇乱,乃一切荡然无存”,黑龙江公田、官屯、粮仓均毁于当时。宣统元年(1909年),黑龙江恢复仓储旧制。在省城齐齐哈尔设立平仓,其余地方择要地分设社仓:龙江县存粮十万石,名“常平仓”,在县署东北隅;呼兰县、绥化县、海伦县、肇州县、大通县、青冈县、拜泉县等分设社仓,由地方自治会经理。


                  


  仓官管仓
  黑龙江仓官设立于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二月,同时设笔帖式二名。齐齐哈尔城、墨尔根城、呼兰城仓官,则设立于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据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记载,本年,黑龙江将军萨布素、齐齐哈尔城副都统衔玛布岱题奏清廷,齐齐哈尔城粮仓内有储备粮约二千石,向锡伯附丁所征粮食有一千余石。他们认为,随着向锡伯附丁征粮逐年增加,粮石入仓、拨给等事务不能交给武职人员办理。请求清廷按照黑龙江城、伯都讷城管理粮仓的模式,各设仓官一员、笔帖式二名。七月十五日,得到康熙皇帝批准。
  史志资料中,最有名的仓官是齐齐哈尔汉军旗人果德兴,他年逾三十为仓官,因礼遇文化流人,事迹被西清收入《黑龙江外记》之中。
  按例,仓官是没有衙署的。据《黑龙江述略》记载,凡是仓粮出纳,由四城的各一名仓官专管,不设衙署。光绪时代,齐齐哈尔城粮仓朽坏不堪,在外城的广积仓成为练兵大臣穆图善的齐字营。在内城的粮仓,存仓数量很少,于是,在别处新建官仓,与以往的旧仓相比,规模和条件都很差。考证齐齐哈尔旧官仓的大概位置,广积仓在今龙沙公园以及市第一医院之西,劳动湖附近,备用仓在齐齐哈尔第三中学附近。
  齐齐哈尔、墨尔根、黑龙江、呼兰四城仓官,均为七品,掌管图记而无俸饷。任期三年满,离任候升。恒秀任黑龙江将军时,改为任满四年离任候升,驻防八旗各部族有旗籍身份者都有条件担任此职。到光绪年间,四城各有仓官一员,但记注仓务笔帖式,齐齐哈尔城、黑龙江城各有二员。呼兰城、墨尔根城的记注仓务笔帖式各一员。据徐宗亮《黑龙江述略》记载,四城仓官,“就家为治”,从八旗骁骑校、笔帖式中拣补,期满往往可以升为防御。黑龙江将军文绪曾奏请朝廷,仓官可升文职“主事”,但被吏部驳回。
  黑龙江粮仓大部分在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之乱中被摧毁。据《黑龙江志稿?仓储》记载,“仓粮出纳,有仓官专司,四城各额设一员,虽年代久远,新旧递更,储蓄不尽如前,而仓官尚设,仓粮尚在也。至光绪庚子一役,俄兵肇乱,乃一切荡然无存。三十四年间,屯田次第升科,输纳租赋,无复按丁输粮事,仓官亦裁。”
  至民国六年,齐齐哈尔广积仓旧址仍在。据《黑龙江通志采集资料》记载:“广积仓,在城西南二里许。于前清康熙年间陆续建公仓十一所计五十间,备仓三十五所计一百七十五间,大门二座,看仓堆房无所共十间。其周群墙三百三十丈,高六尺。”事实上,如前所述,清末,练兵大臣穆图善将军曾经在广积仓练兵,黑龙江新式军队在此训练而成。程德全为署理黑龙江将军时,改为仓西公园及俄国领事公署。
  军府制时代,黑龙江官仓绵延不绝。而今,县以上无不设粮库,全国无数。民生为第一大政,古今同理。 (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张守生)

(责任编辑:孟令健)